百里青云

爬墙快,谨慎关注,如果发现🦐和博君一肖cp粉会立即拉黑

【拉郎】二张

*《解救吾先生》张华x《隐秘的角落》张东升

*张东升私设不秃

*算是强丨暴,车部分微博搜索@停车场BN978或者上hellowland输入350035可看全文


“我是警丨察,你的车涉嫌被违规使用,请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张东升看了看他面前的男人,那个男人只是把警官证在他面前晃了晃就收了回去。男人皮肤偏黑,四肢瘦长,倒有几分像警丨察。

“我的车……”

“跟我们去局丨子里一趟,上车。”

张东升对警丨察这两个字总是敏丨感的,他看了那个男人一眼,还是上车了。他不敢违抗,万一那真的是警丨察呢?

难道是那三个小兔崽子把录像交给了警方?不对,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应该只说他的车违规使用。

张...

【惩罚军服】失踪(上)

*车的部分自行微博搜索@停车场BN978

*放链接会被屏

*写这个本来是因为觉得凌涵因为性格吃亏,导致我个人感觉哥哥对凌谦偏心,结果第一辆车还是哥哥和凌谦的otz


凌涵失踪了。

凌卫是从奈尔林的口中知道这件事的。秘书官奈尔林秉持着尽忠职守的原则,不留丝毫痕迹地报告着:“凌涵中将在视察长宁星时,遭遇空间乱流,失去踪迹。”

“无法定位?”

“是的,暂时无法定位。”

长宁星不过是一颗常规守卫星,凌涵今早出门的时候还说晚上会回来做饭。

“持续发出讯息,保持联络,向附近的防守星发出救援通知。同时注意隐藏信息,不要大张旗鼓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“遵命,长官!”

凌卫的心慢...

【大国手】座子•后记

这篇反正不打tag我瞎唠唠,刚写完了最后一章心痛不已(是真的心痛),我也不知道为啥。

后记是真的想吹一吹大国手的剧情的,虽然为了写文跳着二刷了部分,发现了一些瑕疵,但是瑕不掩瑜。

我是因为程枫入的坑,然后就因此把范西屏的部分都先看了,按顺序看但跳了一和四,先说说范西屏。

范西屏我看完整个系列以后,觉得他有一种孩子似的天真,这句话想放进文里,但是我没找着地方放。洒脱不羁什么的,其实都来源于他的天真。

第二部其实看世勋啪啪打棋待诏的脸非常爽,用文来做比方就是一篇典型爽文。但是!他归根结底就是一介布衣,因为拂了王爷的面子被人作弄,既让我觉得难过,也让我觉得【就应该是这样的】,这部分没有脱离现...

【大国手】座子•番外

范施/施范


十年如一梦。

数年前范西屏与施襄夏的当湖十局名震天下,只是那之后两人便销声匿迹。

有人说,这当湖十局是圣上下旨,为的就是不让座子棋绝迹。如今无座子棋大行其道,二人皆是座子棋的顶尖高手,自然该留下几局妙手供人领会。也有人说,这当湖十局不过是二人兴之所至,他们本不愿对局,只是当湖张家请他们授棋,又恳切邀请他们对局,他们自然拒绝不了。

世说纷纭,谁都不知其中真假。数年匆匆过去,翰林院棋待诏的擢选也从座子棋变更为无座子棋。至此,下座子棋的人越来越少,无座子棋蓬勃发展起来。

总之,因为一盘无座子棋便能惹来牢狱之灾的日子,已经过去了。

施襄夏看看眼下,又想起自己十年前的经历,只...

【大国手】座子•第十二

范施/施范

他们与井上本因坊二人手谈并不在意输赢,而是探讨棋理,井上二人也将自己能够拿出交流的棋理尽数道出,宾主尽欢。

送走二人后,施襄夏犹豫一阵还是说道:“世勋,我也准备明日离开了。”

“明日?这么快,那我今日收拾一下。”

“你……当真要与我一起走?”

范西屏莫名地看了他一眼,“当然,咱们不是说好了吗?”

“你这几日几乎都是二更后才回来,我以为你……并不想离开这里。”

“我寻思着咱们可能也快走了,最近正忙着同他们辞行,就喝得晚了些。总而言之,定庵,我定是要与你一起走的。”

“那我今日去雇条船,大约两三日便能到了。”

“你先别忙这些了,这都晌午了还没吃饭,咱们吃饭去。”说罢,...

【大国手】座子•第十一

施范/范施

烫好了脚,施襄夏又问侍者要了布巾沾了水把自己浑身上下擦洗了一遍,这才敢进了离铁炉远些的暖池。暖池的水温正好,店家还在暖池里放了些草药,正适合活络筋骨。

在暖池里泡澡的人可就多了,七嘴八舌的说什么的都有。不过施襄夏仔细听了听,大部分还是在说这次的扬州论枰。

范西屏说他不想泡澡,烫完脚就去头池边空出的长椅上躺着了,让施襄夏泡完唤他。郑板桥和卢见曾一道擦背去了,只有程懒予还泡在暖池里。

施襄夏好奇,如果让他们知道范西屏正在不远处小憩,还不知会有多热闹。

程懒予看见他来,便从暖池的另一边挤到他身旁,“定庵你可来了,本来世勋说能把你叫来我还不信,现在可算见着你了。世勋呢?”

“他...

【大国手】座子•第十

施范/范施

第十

范西屏没等来施襄夏,卢见曾脾气好替他又打听了一回,只打听到人还被关在轻监里。

“至少罪不至死。”郑板桥如此判断。

“定庵做错什么了?”范西屏不忿,“这无座子棋凡是下过的都知道它的长处,这也一定是大势所趋,在这儿硬阻着有什么意思?”

“哎哟范老弟,你就少说两句。”卢见曾当真是怕了他了,“圣上怎么想的咱们哪能知道?”

“罢了罢了。”范西屏扭头把辫子甩到身后去,“澹园,你确定皇上明日要传我赐弈?”

“当然,这是肯定的。”

“世勋,你明日可别冲动之下做出什么事来。”

“我?”范西屏自嘲地一笑,“板桥兄,定庵的命都在他手上,我还敢做什么。”

郑板桥对范西屏的了解不止...

【大国手】座子•第九

施范/范施

“懒予,定庵呢?”范西屏好不容易从贺喜的人堆里挤出来,他手上还捧着一个金棋盘,是那个米商给大国手资助的奖品。

这金棋盘沉甸甸的,但范西屏可没把握这是纯金打制的。

程懒予看施襄夏出去了许久还不回来,早就着急了,见着范西屏就说:“他出去了。我来的时候看见有官兵,我和他提了一嘴,他说要出去看看,就再也没回来过。”

“坏了。”范西屏脸色难看,把身上的红色绸花往他身上一挂,金棋盘往他怀里一放,拔腿就往外走。

“哎你们一个个的怎么回事啊?”程懒予身上挂着红绸花,手上捧着金棋盘,活像他才是那个大国手。那些欢呼雀跃的人群正愁找不到目标,看见了程懒予便是一拥而上,把他堵得密不透风。

程懒...

【大国手】座子•第八

施范/范施

范西屏与他一同入座,两人互相看了一眼,可又怕被人看出什么来,施襄夏首先不动声色地将目光移开。

“不知这盘棋二位想要怎么下?”范西屏展开扇子,微微摇动。

“二人就当一人下。”那后来的人官话少许流利一些,他似乎与井上关系匪浅,自然而然地替他们二人拿定了主意。

“可有座子?”

“留、两枚座子。”

“那就请吧。”范西屏抓了一把棋子,等着对面二人猜单双。

井上仍旧不发一言,还是那人说道:“双。”

“猜错了。”范西屏展开左手将棋子落在棋盘上点数,而后抬头一笑。

“请。”那人也不恼,他们四人互相行礼后,由范西屏下了第一手。

古时便有四人对弈的棋局,大约在宋朝时四首联谈已经相当...

【大国手】座子•第七

范施/施范

瘦西湖茶楼的老板带着忐忑的心情,看着门板被一块块卸下。他祈求今天不要再看见那个日本人,但令他失望又惊愕的是,井上和彦正在门口等着他卸门板。

“老板、我、来了。”

老板默默地叹了口气,但还是将他们请了进去。

“您来得有些早啊,现在这个点还没人来呢。”

“不着急,我、可以等。”

井上和彦说完,便挑了一张桌子坐下,闭目静待。老板暗暗叫苦不迭,看来井上和彦是打定主意要来争这个“大国手”了。如此一来,自己想依靠扬州论枰坐庄大赚一笔的念头也是彻底打了水漂。

如果最后范西屏对上了井上和彦,押谁呢?有人会押井上吗?可是谁又能保证范西屏就一定会胜呢?

老板的心沉到了谷底。...


© 百里青云 / Powered by LOFTER